由於無線頻譜的寶貴與有限性,台灣在經歷 4G 升級後,目前五間電信商在 2G、3G 方面均已經減頻至 10MHz (上下行各 5MHz) 左右,而中國大陸也面臨此類問題,但由於人口相對多了許多,也有許多用戶尚未升級設備終端,因此目前尚無法就 2G 與 3G 頻段進行減頻甚至完全退網的動作。

按照第三方預計,到 2020 年中國大陸的 5G 用戶數有望超過 2 億戶、2021 年更可能達到 5 億戶,大量用戶的湧入令上述頻譜不足的挑戰變得迫在眉睫。對此,曹明建言運營商加快 2G/3G 的減頻退網步伐。

據中國工信部統計,到今年 8 月底時,4G 站點數量接近 450 萬個、4G 用戶佔比 78.8%,2G/3G 站點數量也約有 450 萬個左右,用戶佔比約20%;初步估算 2G/3G 用戶收入佔運營商移動通信收入比小於 10%,但是佔用了一半的網絡頻譜資源。

2G/3G 退網要儘量減少對現有用戶的影響,不同的運營商有不同策略,一般都會根據自身情況作出合適的選擇。華為對此也總結了兩個注意點,一是要考慮存量用戶如何遷移、二是在關停 2G/3G 網路前加強 4G 網路。

為支持運營商的 2G/3G 減頻退網政策、4G/5G 協同發展,華為已經推出了一系列的技術,比如以 Lean GSM 實現最小化頻譜資源下的網路容量最大化、業務承載效率最大化及語音品質的最佳化;以 CloudAIR 根據業務量動態調整 2G/3G/4G/5G 頻譜資源,以此來幫助運營商逐步按需退網,同時減低網站能耗和天面空間限制,加速 5G 網路部署;以 PowerStar 根據不同的網路配置和話務,定制基地台間、頻段間和制式間的協同節能調度策略。而其在業界率先推出的秉持“一個網路架構、一次工程建設、一支團隊維護”的 SingleRAN 平臺,對於電信運營商的減頻退網、減制增效本身也已奠定了非常好的基礎。

在採訪的最後,曹明還和盤托出了華為的 4G/5G 協同發展設計路線。即基於 SingleRAN “一網兩用”,初期放號以 4G 為主、重盈利,5G 服務 VIP 使用者、打品牌;中期 4G 持續盈利、5G 業務孵化,協同發展、按需啟動,保護投資並平滑演進網路;遠期 5G 占主導地位,通過新業務提升收入,網路面向 5G 全面演進。

資料來源

此文章引用自 XFastest。如你不欲你的文章出現在我們的網站,請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