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on Crater

NASA GSFC/Arizona State Universi via Getty Images

天文學界確認月球表面有水的存在已經有一小段時間,但之前一定是認為水只會存在於兩極的隕石坑深處,這裡因為長年處於隕石坑的陰影下,因此少數由彗星或其他星體帶來的水份可以存在著,不會因陽光照射而散逸。也是因為這個緣故,目前 NASA 規畫的月球基地以這樣的一個隕石坑或其近旁為主。

然而就在稍早的時候,NASA 發佈了其 SOFIA 天文台所做的最新發現,確認了月球即使是受到光照的表面,也會有水分子的存在。發現水的地點是在南半球一個名為 Clavius 的隕石坑,這個發現所引申的問題,就是水是如何在這樣的環境下長期存在,以及其存量足不足夠太空人利用,而不需特地跑到兩極的隕石坑開採。

SOFIA 是 NASA 由波音的 747SP 客機(短版的 747)改裝而來的飛行天文台,將一具 2.5 公尺直徑的望遠鏡帶到 13.7 公里的高空,以避開平流層大氣的干擾。其觀測的頻段主要在紅外線,過去對月球的觀測確認了氫原子以和氧原子結合的方式存在於表面,但無法得知是水分子(H2O)還是氫氧基(OH)的形式。這次則是針對能鑑別兩者的 6 微米波段進行觀測,發現了表面確實是水分子的可靠證據。至於表土含量推估在 100~412 ppm 之間,或是一立方公尺的土層中約有 350ml 的水。聽起來似乎是不少,但這可比撒哈拉沙漠還乾 100 倍呢。

當然,關鍵的問題還是水是如何在這樣的環境下長時間存在的,畢竟在真空又是高輻射的環境當中,有這樣的水量都不太合理。這意味著水份勢必有某種補充機制,又或是月表存在著某種抑制水蒸散的機制,這就有待科學家再進一步研究了。目前推測較有可能的補充來源是微隕石或是太陽風與月球表土間的交互作用;而抑制的機制則可能是隕石撞擊時形成的玻璃微粒,對太陽輻射起來保護作用。不過這些都只是猜測而已。

至於太空人是否能利用的部份,就要端看這水有沒有簡單的方式能採集了。如果能有可靠的方式將月土中的水分離出來的話,NASA 可能就能考慮讓太空人降落在更容易到達的地點了呢。總之,SOFIA 會將繼續以分析月球表面的含水量為目標,繼續執行觀測任務。

Moon Crater

天文學界確認月球表面有水的存在已經有一小段時間,但之前一定是認為水只會存在於兩極的隕石坑深處,這裡因為長年處於隕石坑的陰影下,因此少數由彗星或其他星體帶來的水份可以存在著,不會因陽光照射而散逸。也是因為這個緣故,目前 NASA 規畫的月球基地以這樣的一個隕石坑或其近旁為主。

然而就在稍早的時候,NASA 發佈了其 SOFIA 天文台所做的最新發現,確認了月球即使是受到光照的表面,也會有水分子的存在。發現水的地點是在南半球一個名為 Clavius 的隕石坑,這個發現所引申的問題,就是水是如何在這樣的環境下長期存在,以及其存量足不足夠太空人利用,而不需特地跑到兩極的隕石坑開採。

SOFIA 是 NASA 由波音的 747SP 客機(短版的 747)改裝而來的飛行天文台,將一具 2.5 公尺直徑的望遠鏡帶到 13.7 公里的高空,以避開平流層大氣的干擾。其觀測的頻段主要在紅外線,過去對月球的觀測確認了氫原子以和氧原子結合的方式存在於表面,但無法得知是水分子(H2O)還是氫氧基(OH)的形式。這次則是針對能鑑別兩者的 6 微米波段進行觀測,發現了表面確實是水分子的可靠證據。至於表土含量推估在 100~412 ppm 之間,或是一立方公尺的土層中約有 350ml 的水。聽起來似乎是不少,但這可比撒哈拉沙漠還乾 100 倍呢。

當然,關鍵的問題還是水是如何在這樣的環境下長時間存在的,畢竟在真空又是高輻射的環境當中,有這樣的水量都不太合理。這意味著水份勢必有某種補充機制,又或是月表存在著某種抑制水蒸散的機制,這就有待科學家再進一步研究了。目前推測較有可能的補充來源是微隕石或是太陽風與月球表土間的交互作用;而抑制的機制則可能是隕石撞擊時形成的玻璃微粒,對太陽輻射起來保護作用。不過這些都只是猜測而已。

至於太空人是否能利用的部份,就要端看這水有沒有簡單的方式能採集了。如果能有可靠的方式將月土中的水分離出來的話,NASA 可能就能考慮讓太空人降落在更容易到達的地點了呢。總之,SOFIA 會將繼續以分析月球表面的含水量為目標,繼續執行觀測任務。

此文章引用自 Engadget 中文版。如你不欲你的文章出現在我們的網站,請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