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chard Yu

Huawei

因美國禁令失去 Android 合作而導致的軟體短板,給華為手機造成的影響更多是反映在中國大陸以外,還不至於真正傷害到大陸市場這個銷量根基。但晶片製造供應鏈上台積電這一重要一環的缺失,帶來的打擊範圍可就要大得多了。早些時候華為消費者業務 CEO 余承東在中國信息化百人會上透露,由於美國的第二輪制裁,華為和台積電的生產合作到 9 月 15 日就必須中止。在這樣的前提下,下半年旗艦 Mate 40 所搭載的麒麟 9000 可能會成為華為自產高階晶片的「絕版」,這一「全世界最領先的終端晶片」或許將不得不迎來「最後一代」。

基於這樣的情況,麒麟 9000/ Mate 40 的產量「可能非常有限」。面對晶片生產上的障礙,余承東也無奈地感嘆「中國大陸的半導體工藝、製造能力還沒上來」。除此之外,他也略顯悲壯地回顧了華為自產晶片十幾年來的開拓過程:「(我們)從嚴重落後,到比較落後,到有點落後,到逐步趕上來,到領先,到現在又被封殺。(華為)走了這樣一個過程,我們投入了非常巨大的研發投入,也經歷了艱難的過程,但很遺憾的是我們在重資產投入、資金密集型的半導體製造領域,華為沒有參與,我們只是做了晶片的設計。」

作為海思/麒麟晶片整個發展史的見證者之一,老實講小編在聽完這番話後心裡確實是感到非常遺憾的。從 K3V2 時代的萬人皆嘲,到如今麒麟真正站上行動晶片的頂尖舞台,短短數年華為能有這樣的成長,卻又有極大可能要面臨戛然而止的命運。這樣的「劇情展開」,還真是令人唏噓不已。不過在會議期間,余承東也有提到代表華為軟體未來的鴻蒙 OS,今年會出現在品牌的手錶新品上,不光如此「華為未來所有的 IoT 產品,包括 PC、平板甚至手機都可能會採用鴻蒙 OS」。

Richard Yu

因美國禁令失去 Android 合作而導致的軟體短板,給華為手機造成的影響更多是反映在中國大陸以外,還不至於真正傷害到大陸市場這個銷量根基。但晶片製造供應鏈上台積電這一重要一環的缺失,帶來的打擊範圍可就要大得多了。早些時候華為消費者業務 CEO 余承東在中國信息化百人會上透露,由於美國的第二輪制裁,華為和台積電的生產合作到 9 月 15 日就必須中止。在這樣的前提下,下半年旗艦 Mate 40 所搭載的麒麟 9000 可能會成為華為自產高階晶片的「絕版」,這一「全世界最領先的終端晶片」或許將不得不迎來「最後一代」。

基於這樣的情況,麒麟 9000/ Mate 40 的產量「可能非常有限」。面對晶片生產上的障礙,余承東也無奈地感嘆「中國大陸的半導體工藝、製造能力還沒上來」。除此之外,他也略顯悲壯地回顧了華為自產晶片十幾年來的開拓過程:「(我們)從嚴重落後,到比較落後,到有點落後,到逐步趕上來,到領先,到現在又被封殺。(華為)走了這樣一個過程,我們投入了非常巨大的研發投入,也經歷了艱難的過程,但很遺憾的是我們在重資產投入、資金密集型的半導體製造領域,華為沒有參與,我們只是做了晶片的設計。」

作為海思/麒麟晶片整個發展史的見證者之一,老實講小編在聽完這番話後心裡確實是感到非常遺憾的。從 K3V2 時代的萬人皆嘲,到如今麒麟真正站上行動晶片的頂尖舞台,短短數年華為能有這樣的成長,卻又有極大可能要面臨戛然而止的命運。這樣的「劇情展開」,還真是令人唏噓不已。不過在會議期間,余承東也有提到代表華為軟體未來的鴻蒙 OS,今年會出現在品牌的手錶新品上,不光如此「華為未來所有的 IoT 產品,包括 PC、平板甚至手機都可能會採用鴻蒙 OS」。

此文章引用自 Engadget 中文版。如你不欲你的文章出現在我們的網站,請聯絡我們